站在历史性的关口:鸿蒙的终极三问

6月2日,是一个值得记住的历史性时刻(www.19992.net)。在这一天,HarmonyOS 2正式发布,同时华为还发布了搭载HarmonyOS 2的MatePad Pro、Watch 3 等一系列的新产品。

一千多年前,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,发出了终极三问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站在这样的历史性关口,HarmonyOS也有必要发出终极三问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我是谁?-混沌未分天地乱

鸿蒙是什么?有诸多误解,最大的误解是它是又一个手机操作系统,是与苹果的iOS和谷歌的安卓三分天下。

之所以有这样的误解,可以理解。一方面,人是有历史惯性的,现在正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巅峰状态,手机是All in One的核心入口,所以大家注意力更多地聚焦手机,当然进入手机对于HarmonyOS本身也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。

另一方面,是这个特殊的时点。从外界看来,华为推出HarmonyOS与美国制裁时间重合,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因为华为用不了安卓操作系统,所以另起炉灶,取而代之。

但是,这些观点和理解都是盲人摸象。鸿蒙是什么?它不是为了替代安卓或者iOS,而是更高维度的操作系统,它面向IoT时代,目标是万物互联、万物共生,是开启物联网发展的黄金时代。

这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到顶。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指出,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全年下滑,从2017年全年的15.1亿下降5%至14.3亿。随后持续下滑,在2020年这个数据同比下降了6%。同时,从2018年开始,消费者使用手机的时长基本稳定在4至5个小时。无论是手机的出货量还是手机的使用时长,手机时代都已经到顶。

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未来的时代属于物联网。从大处看,智研咨询的数据预测,2025年全球物联网设备将达到252亿个;从小处看,人均的智能硬件数量越来越多,就拿我来说,就有智能手机、智能手表、智能耳机、智能电视、智能电饭煲等等十几种设备在使用。

但是,物联网仍然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,最大的问题是设备之间的割裂:连接困难,文件分享困难,应用无法打通……造成这样的问题的核心,是操作系统的碎片化,不同设备使用的操作系统不同,就像是大家说不同的语言,无法沟通。所以,简单的来说,HarmonyOS就是一套可以用于大大小小各种设备,让这些设备彼此互相理解、互相沟通、互相协调的操作系统。

这在华为发布的一系列搭载HarmonyOS的新产品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拿华为MatePad Pro 12.6英寸来说,搭载HarmonyOS其可以拥有全新的平板PC多屏协同。在绘画场景下,使用多屏协同的镜像模式,平板可以变成数位屏,PC变成展示画板,这样你就可以用手写笔在平板上绘画,而同时在PC上实时显示创作,就像在同一个设备上操作一样。过去,要实现类似操作需要购买专业的数位板或者数位屏,再配上一根画笔,现在用平板和PC的无缝打通就可以轻松实现。

当设备与设备之间的壁垒打破,所带来的惊喜是超越预期的,这样的场景五花八门。比如很多人拍摄视频时有多机位的需求,原来要么需要多个摄像机,要么需要用手机在不同角度拍摄后在电脑上合成。有了鸿麽之后,就可以将搭载鸿蒙的手机组成多机位,一次拍摄就搞定。还有,我们在看剧的时候可以用大屏观看,而用手机操控,还能用音质更好的音箱来播放声音。

总而言之,HarmonyOS从一开始就是为物联网而生,它的本质是让不同的设备可以顺畅交流、无缝协同,从而能让每个设备在恰当时候发挥恰当角色,让用户享受到不同设备的长板组合起来的“超级终端”般的体验。

我从哪里来?-开辟从兹清浊辨

鸿蒙如此科幻般的体验,背后却是历经艰难、复杂,可以说印证了华为内部经常说的“把简单留给用户,把复杂留给自己”。

可能很多人想不到,鸿蒙早在2016年5月开始就在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立项研发,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的时间。据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透露,最初是在软件部内部做,关键的节点是2018年初,在2017年华为首次以20.4%的市场份额登顶中国第一时,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担心业务增长如此快是否有什么风险,所以挨个听取消费者业务各个部门的汇报。正是在这个汇报上,任正非认可了华为要做自己的操作系统的想法,由此HarmonyOS这个软件部内部项目升格成为华为公司项目,HarmonyOS研发节奏得以加快,之后在2019年8月HarmonyOS 1,2020年9月发布HarmonyOS 2,2020年12月推出HarmonyOS手机开发者Beta版本,2021年4月向内存128MB~4GB设备开源,直至6月2日的正式发布。

操作系统之难,有两个关键难点,一个是技术,另一个是生态。

我认为,鸿蒙最具吸引力的技术,一个是软总线,另一个是原子化应用。熟悉计算机的都知道总线,计算机体系结构中的总线用于连接各个部件,但是物理承载是导线的硬连接,HarmonyOS创新性地提出了软总线的想法,用无线承载的方式,在不同设备之间实现无形的连接。这种想法极具创意,但是技术上实现难度极大,因为软连接要实现硬连接一样的可靠性、稳定性和低时延,具有很大的挑战。

原子化应用也是对现有APP的应用方式的一次大变革。现在的手机中,我们接触最多的是APP,而HarmonyOS中,却是卡片,它是人与设备的沟通的主要交互形式。一个个卡片,就是一个个原子化的服务,简单分享、便捷实用,卡片打通万物,又能实时显示信息。比如,你在外卖平台上定了一杯咖啡,不用打开笨重的APP去看送货进度,只需要看一眼卡片就知道了。

技术的突破,有赖于华为技术的基因、长期巨额的研发投入,而HarmonyOS的推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也是站在以往技术研发的经验之上。事实上,虽然华为手机过去一直在用安卓操作系统,但并不是被动的用,而是积极地参与到安卓操作系统的优化和迭代中。每一年,谷歌的安卓主管都会在香港的酒店和每一个手机厂商沟通,而华为是其中最特别的厂商,想法最多,不断推动安卓操作系统的创新。在一系列的努力下,到了2019年,打个比方,华为手机上操作系统基本只剩下了一张安卓的皮,而内脏都是华为自己的。

比起技术的难度来说,生态的难度更大。业内资深人士曾经比喻,做一个操作系统,1%的难度在技术,99%的难度在生态。回顾中国操作系统的发展史,也有历尽千辛万苦做出来的案例,但是最后倒下,无一例外地倒在了生态之下:没有应用,愿意使用的客户就寥寥无几。

所以,鸿蒙从开始就在生态上下了功夫,一个是南向针对硬件设备商的生态,另一个是北向针对应用开发者的生态。令人欣喜的是,这两大生态都进展迅速。据了解,华为公司预计2021年底搭载HarmonyOS的设备数量将达到3亿台,其中华为设备超过2亿台,面向第三方合作伙伴的各类终端设备数量超过1亿台。在应用生态上,目前华为正在和全球排名前200的APP厂商沟通合作,共同开发跨终端的应用。

我向哪里去?-覆载群生仰至仁

鸿蒙之所以能横空出世,可以说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齐聚。

天时,是复杂的国际形势,这让每一个中国的设备厂商都会思考风险问题,也是中国的设备厂商对HarmonyOS普遍持欢迎态度的原因之一。

地利,是移动互联网向物联网演进的大趋势。现在看来,鸿蒙之所以能如此受到关注,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恰逢其时,赶上了物联网的大变革,否则如果它只是和iOS、安卓类似的操作系统,也无法掀起太大的浪花。

人和,是鸿蒙之于用户、之于硬件设备商和开发者、之于华为的价值,这也是根本原因。就像王成录所说,一个操作系统有没有成功的可能,就要看这个系统能否给产业链各参与者带来潜在的巨大价值。

对于用户来说,鸿蒙打破了各种设备之间割裂的问题,让应用和服务不再拘泥于单个设备,而是可以在不同设备之间无缝流转,让多设备的全场景服务发挥到了极致,也能集齐各种设备的长板,获得超级终端般的融合体验。

之于硬件和软件开发商,鸿蒙极大地降低了开发成本。对于硬件开发商,HarmonyOS支持按需弹性部署,能够适配不同类别硬件资源和功能的需求,降低开发门槛;对于软件开发商来说,不需要花很大精力为每一个设备适配,而且可以根据自身需求选择开发应用还是服务单元,大大简化了应用开发的过程。

站在应用开发者的角度,有灵活的选择:要么还是维持现有APP不变,转到HarmonyOS可以让应用的尺寸比安卓小40%以上;要么是开发原子化服务,进入真正的物联网时代。对于新开发者来说,可以直接开发适应各种物联网设备的鸿蒙应用,也可以开发原子化服务,实现小而美的应用。王成录曾经说,HarmonyOS的目标是做过一年 Java 开发的人,学上一两天就可以做出很好的应用。

之于华为,鸿蒙也有非同寻常的意义。方正证券认为,鸿蒙对于华为的意义有三点:是华为跻身生态巨头的入场券;是华为手机+IoT的非硬件延续;是华为汽车的战略支点。

其实,鸿蒙是华为的,更是时代的,也是世界的。在去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将把HarmonyOS源代码捐赠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。从HarmonyOS 到OpenHarmony,开放的HarmonyOS,将成为行业的共创操作系统。

“混沌未分天地乱,茫茫渺渺无人见。自从盘古破鸿蒙,开辟从兹清浊辨。覆载群生仰至仁,发明万物皆成善。欲知造化会元功,须看西游释厄传。”这是《西游记》开篇的一首诗,在我看来恰如其分地诠释出鸿蒙的终极三问。

在移动互联网到物联网切换的时间点,“混沌未分天地乱”,是鸿蒙率先打破设备之间的壁垒,构建起万物互联下设备联接的统一语言,正如“自从盘古破鸿蒙”,而伴随其全面开放,以及生态的构建,鸿蒙的世界,成为世界的鸿蒙,也让用户、设备商、应用开发者们尽享物联网时代万物互联的价值,“覆载群生仰至仁”。

主营产品:蒸汽发生器